首页 > 资讯动态 > 今日头条

从红笺小字到视频聊天

 

□本报记者刘芬

“闺女,过年回家一定要来看看外婆哦,你自己在外面要照顾好自己……”12月22日上午11点多,家住黄柏乡柏村的杨翠华正与外甥女婿微信视频聊天。

今年81岁的杨翠华老人,谈起改革开放40年来的通讯发展非常感慨,“想想以前靠书信沟通的年代,现在的通讯真是太方便了!”

杨翠华育有五个孩子,上世纪80年代末,年龄大一些的孩子都到外地务工去了。杨翠华说,那会儿孩子出门了就不知道他的境况,只有等到他们写信回来后,才知道人没事。“写一封信,寄出去了,也不知道孩子们有没有收到,过一段时间后,看到邮递员经过家门口,就要问一下有没有我家的信。”老人回忆,那会儿最怕的就是家里或者在外的孩子有什么急事,怕耽搁了。因为杨翠华的父亲是老干部,小的时候她上过几年学,所以后来老人还利用晚上的时间帮邻里写过信。

“刚开始写信来回的时间很长,十天半个月才能收到,到后来个把星期就可以,也算快了。”杨翠华说,虽然有电报,但是发电报是按字收费的,如果没有什么特别急的事情,一般还是选择写信,可以多写一点。

上世纪90年代初,条件好的家庭安装了固定电话。杨翠华说,刚开始时,一个村也没几家有电话,只要谁家孩子打电话回来了,电话的主人扯着嗓门大叫几声,半个村的人都听见了。“很多话不好怎么说,毕竟不是自己家,好事愿意大声说,遇上不好的事,想说也要咽回去。”杨翠华回忆起那个时代通讯带来的方便与不便。

“白头搔更短,家书抵万金”“红笺小字,说尽平生意”……中国人延续了几千年的家书传统,到了90年代末逐渐瓦解。杨翠华家里安装了一部大红色的座机,放在了床头,看着喜庆,怕灰尘落下后会影响听筒音质,她还特意用一条新毛巾盖在电话上面。“孩子打电话回来方便了,想说什么也可以直接了当了。”尽管有电话方便,但是因为长途电话费很贵,一般也就说完事情就挂了。

后来有了手机,儿女们打电话回来的次数也更频繁了,杨翠华的外甥女们也离开了家在外求学务工。“两边都有了电话,想打电话那可方便多了,虽然看不到人,但能听到声音就高兴。”

去年家里人给杨翠华购买了一部智能手机,老人家学会了使用微信,发语音、视频聊天又更方便了。“做梦也想不到,现在的通讯会有这么发达!”杨翠华接完外甥女的视频通话,3岁不到的曾外甥女熟练地将手机关闭。

发生在身边的新气象令人感叹不已。据来自中国电信瑞金分公司的统计,截至2017年底,全光网城区覆盖率达到100%,乡镇覆盖率达到100%,行政村覆盖223个,行政村覆盖率达到100%,全市末梢O BD端口数为88248个。投资1680万,新建农村4G基站112个。电脑和手机等终端设备的联网实现无盲区,电讯设施的完善,必将给新时代的红都瑞金带来更多可能。

关于本站 | 版权保护 | 隐私安全 | 站内搜索 | 站点地图